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紫軒小說吧_手打吧 -> 玄幻魔法 -> 家有庶夫套路深

第538章 升堂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<a href="https://m.ahzww.net" target="_blank">https://m.ahzww.net</a>褚云攀回到穹明軒時已經寅時,梳洗過后往床上一躺,一個暖融融的小身子就滾進了他懷里。https://m.haotxt.com完本小說網愛好中文網

    褚云攀輕笑,連忙把她拖過來,垂首親了親:“你每天這么晚才睡?”

    葉棠采埋在他懷里蹭了蹭,“不是。但今天你回來了,看不到你,我實在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褚云攀心里面暖暖的,輕拍著她的背:“快睡吧,好好休息,明天咱們還有的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葉棠采鉆到他的懷里,心里這才踏實下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褚云攀早早就起床梳洗,原本舍不得葉棠采早起,但她十分敏感,他一動她就醒過來了。

    褚云攀摸了摸她的小臉:“多睡一會,嗯?”

    葉棠采惺忪地睜開雙眼,瀲滟的大眼看著他:“睡不著了。我平日就這個時間起來。”

    一邊打著哈欠一邊爬起來,褚云攀看著她嬌嬌懶懶的模樣,心里一片柔軟,便把她拉進懷,笑著親了一通,這才放她下床。

    二人洗漱過后,葉棠采就被青柳按坐在梳妝臺前,褚云攀在她身后穿衣。

    葉棠采看著鏡子里他的倒影:“三爺還沒告訴我,昨晚好不好玩?”

    褚云攀回頭看了她一眼,笑:“好玩極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也想跟三爺一起去玩兒。”葉棠采撇了撇小嘴。

    褚云攀扣上了腰帶,回身垂首親了她一下,“下次一定帶你。”

    葉棠采輕哼一聲,忍不住低頭摸了摸肚子,等它出生后,她便不用時刻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白水走進來,“老爺身邊的大福過來問,三爺和三奶奶好了沒有?一起到溢祥院吃早飯,然后去衙門。”

    褚云攀道:“你去回他,棠兒口味有些刁鉆,到那邊又要重新準備,我們在這里吃豈不便宜?一會兒就在東角門匯合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水轉身出去。

    葉棠采扶了扶云髻,海棠花垂云珠的步搖輕輕插上去,便收拾完畢。

    褚云攀扶著她起來:“走,咱們用早飯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來到小飯廳,惠然和青柳把精致的早飯一一擺上,用過飯后,二人才往東角門而去。

    褚云攀扶著葉棠采的腰一步步的走過去,遠遠的已經看見秦氏和褚伯爺站在東角門處。褚飛揚也已經到了,正面無表情的站在褚伯爺身后。愛好中文網

    “父親、母親,大哥。”夫妻二人行禮。

    秦氏輕哼一聲:“三郎媳婦,你身子這么重,不方便就不要來了。”

    葉棠采呵呵一笑:“多謝母親,但太醫說,現在這個月份正是多走動的時候,所以不勞你掛心了。”

    秦氏臉上一沉。

    “大奶奶。”綠葉突然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葉棠采回頭,果然看到姜心雪走過來,一身素黃的衣裳,瘦削的容色陰沉,朝著褚伯爺和秦氏見禮:“父親,母親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來了。”褚伯爺心情復雜,只笑了笑。

    秦氏撇了撇嘴,比起葉棠采來,她現在更討厭姜心雪。最近的事兒就像一根刺一樣,在她的心里搗來搗去的。

    這個破落戶,現在又過來干什么?秦氏呵呵:“你的病才剛剛好,出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心雪冷淡地看著她,“母親為何而來,我就為何而來,也不過是關心關心她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氏眸子冷沉,一定以為能看到葛蘭的笑話所以才過來的吧!真是,想著貓哭耗子假慈悲!

    秦氏看著姜心雪滿眼都是嘲諷,這破落戶還真以為前天葛蘭郡主狠狠裁了個跟斗,今天也會像那天一樣?

    秦氏正要說話,褚伯爺卻上前一步,急道:“好啦,好啦,你們就一人少說一句吧!哎,郡主來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回頭,便見葛蘭郡主扶著挽素的手緩緩而來:“爹,娘。”葛蘭郡主小臉艱難地綻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但她臉上卻帶著憔悴的蒼白,顯得極為楚楚可憐。

    褚伯爺原本對她頗有微詞,但見她這副柔弱無依的姿態,再多的怒火也熄滅了,反而見褚飛揚站得遠遠的,對葛蘭郡主不理不睬的模樣,褚伯爺不由心生憐惜,微微的一嘆。

    “飛揚……”葛蘭郡主紅著眼圈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褚飛揚神色冷冷的,卻緊緊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葛蘭郡主見褚飛揚的視線落在她身上,淚水立刻在眼眶里面打轉:“飛揚……我會證明我清白的,馬上就能夠證明我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褚飛揚眸底閃過冷色,卻點頭:“好,我等著。”

    葛蘭郡主心里一喜,他還是給她機會的。

    姜心雪看著這二人眉來眼去,心似被針狠狠地刺著一般,又似層層被剝開,難受極了。便是早就想讓自己放下,但看著這二人,總是控制不住的難受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要再聊了,咱們快上車吧。”褚伯爺說。

    眾人一一上車,不一會兒就到了衙門,馬車直接駛進了衙門的后院。

    此時,公堂之上已經開審了。

    程府尹一臉嚴肅地坐在大案后面,

    下首兩邊各站一排衙差,全都手執拿扁長紅棍,身板挺得直直的。后面擠滿了百姓,個個吱吱喳喳地在議論著。

    程府尹狠狠一拍驚堂木:“肅靜!”

    外頭的百姓全都靜了下來,程府尹厲目一掃:“帶犯人。”

    在百姓激動的目光下,只見挽心被衙差壓著上堂,撲通一聲跪了下來,吳夫人卻站在挽心身側。

    程府尹狠狠一拍驚堂木,例行公事地問:“堂下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夫人乃死者吳一義之母,今狀告挽心毒害我兒。”吳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奴婢冤枉,求大人明察。”挽心不住磕頭。“我家郡主……還有所有人都能證明奴婢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傳召證人,葛蘭郡主、吳家諸位。”程府尹道。

    百姓們聽到“葛蘭郡主”四個字,個個伸長著脖子,想要瞧一瞧這位熱孝出嫁,最后卻給繼子下毒,現在還被告謀殺親夫的郡主長什么模樣的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就見兩拔人從后堂一左一右地出來,右邊領頭的是一名年近五十,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和一名青年,正是吳老爺和吳一峰,跟在他們身后的是幾個年輕的婦人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位高權重之人,均賜了座。

    “啊呀,是她吧!”這時,外面的百姓一陣陣的驚呼。

    站在堂中的吳夫人猛地抬起頭來,接著,便是雙眼欲裂。

    只見打頭的是褚伯爺和秦氏,葛蘭郡主走在中間,一如既往的一身華裳,容貌婉約風流,不過是多了幾分蒼白。

    葛蘭郡主也看到了吳夫人,心中不由的憋起一股惱氣。

    對于這個婆婆,她以前十分敬愛,婆媳倆的關系也極好,但現在……

    葛蘭郡主怎么瞧,怎么覺得吳夫人面目可憎。

    葛蘭郡主咬了咬牙,走到左邊的席位落座。葉棠采和褚云攀幾人坐在后面一排。

    程府尹干咳一聲,正想說話,不料,一個衙差突然急急地奔了上來,在他耳邊低聲說:“大人,蔡公公來。”

    衙差一邊說著,一邊往右邊的方向奴了奴嘴。

    程府尹嚇了一跳,順著衙差指的方向望過去,果然看到退往內堂的過道上站著一個人,正式蔡公公。

    這個位置,除了左右兩邊吳老爺和葛蘭郡主這些旁聽的人,下面的衙差和后面的百姓都看不到蔡公公。

    蔡結見程府尹一臉討好地地望過來,他就笑了笑,瞧著他擺了擺手,讓他干好自己的活。

    程府尹連忙點頭,對那名衙差低聲說:“搬一把椅子讓公公坐著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衙差答應著跑開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就搬來了一張椅子,蔡結施施然落座。

    葛蘭郡主已經看到了蔡結,不由得意地挑了挑唇,褚伯爺和秦氏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姜心雪卻是臉色一白,放在腠上的手緊緊地抓著衣服,心不住地打著鼓。她都忘了,這可是皇家的郡主!是皇帝的孫女。

    “咳!”程府尹有些同情的掃了吳夫人一眼,狠狠地一拍驚堂木:“郡主,下面之人是你的丫鬟?”

    葛蘭郡主點頭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在吳家之時,可有察覺到她的異常?”程府尹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葛蘭郡主搖頭。

    程府尹又望向吳家,吳老爺道:“我們都相信郡主,相信她教養出來的人。”

    吳夫人在堂下嗤一聲冷笑:“那你的眼光還真毒,你所相信的人就是會給褚家小公子下藥的毒婦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公堂外頭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吳老爺和葛蘭郡主臉色一變,秦氏連忙道:“此事怨不得她,也是姜氏沒把孩子給教養好,天天言語欺負羞辱郡主,挽心這才一時想歪了,做出這種事情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外面的百姓一陣陣的詫異。身子差點被毒害了,作為祖母哪個不是恨不得打死兇,哪里想到,這個褚夫人居然不恨兇手還幫著說話,也算是長見識了。

    但外面不知哪個百姓道:“親祖母竟然不幫孫子,說不定真的是孫子做得太過份了。也有這樣是非分明的人,幫理不幫親。可能也想借此好好的教育自己的孫子。”

    百姓們一怔,覺得這話也有一定的理兒。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m.AhzWw.net

    (愛好中文網www.AHZWW.NET秒更家有庶夫套路深小說,請收藏本站方便下次更新第一時間在線閱讀!)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福彩中前六个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