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

紫軒小說吧_手打吧 -> 玄幻魔法 -> 天道罰惡令

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那是海皇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,!

    “呵?倒是恩怨分明。不過你這么當著我的面承認陷害姒奕公子,就不怕我去告你一狀?”

    “不怕,彼此心知肚明說破又何妨?而且,陸大人真的要為那姒奕鳴不平,也不會提議將他禁足了。陸大人,今晚我與我家夫君一起登門拜謝。”

    “二房的丫頭,紅塵仙人也喜歡朱顏果,你要謝謝人家何不采一籃子果子給他?你樹上沒幾顆了,要不在姐姐這邊摘一籃子?”

    賓玉珠瞅了眼自己的果樹,上面稀稀拉拉幾顆果子臉上看不出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家里還有一些存貨,陸大人真喜歡的話晚上我和夫君親自給您送來。”

    又一次重點強調夫君,看來是為了保證今晚上不會給陸笙下套么?呵,陸笙心底暗笑,你敢神仙跳也得有這個本事才行。

    “紅塵仙人,聽說外面的神州皇朝也是叫大禹?”賓玉珠離開之后,三三兩兩的禹族女眷聚攏過來。雙目放光不知道是看上了陸笙的美色還是真的好奇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可憐,雖然在這禹族密境之中衣食無憂,但卻如籠中鳥一般一生都只能生活在方寸之間。

    “不錯,外面的皇朝為大禹皇朝,據皇朝太祖皇帝自稱是禹皇之后。可能,是千年前從禹族出去的族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還真是?那我們要是出去了,是不是也是皇親國戚?”

    “應該算吧?”

    “紅塵仙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叫我紅塵仙人了,我叫陸笙,諸位夫人小姐要是不嫌棄,可以叫我陸公子,也可叫我玉竹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陸公子是大禹皇朝的大官么?是不是走到哪里都是一呼百應特別威風的那種?”

    這問題,陸笙卻不知道怎么回答可。看來避世隱居也有不好的一面,明明是貴不可言的禹皇之后,因為與世隔絕活的跟土包子一樣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。瞬間,整個禹族密境都地動山搖起來。

    陸笙臉色一變,還沒來得及說上一句話,身形卻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這是高手交戰的余波,而且還是非常激烈的余波。激烈程度,足以是分生死的那一種。

    陸笙急忙向余波發生的地方趕去,踏出虛空的瞬間,身邊的虛空中夏鈺也一步踏出。剛剛現出身形,一道身影倒飛而來。

    應該是被余波震飛的。

    陸笙一把抄住對方,定睛一看竟然是夏時。夏時艱難的回頭看了一眼陸笙,張了張嘴腦袋一歪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而眼前,卻見一個頭上長著犄角的怪人,手從一個黑衣男子的胸膛緩緩的抽出。而黑衣男子的身體,也在肉眼可見中漸漸的化作白玉。

    那人陸笙已經不能判定為人了,雖然有手有腳,可渾身上下都長滿鱗片。在身后,竟然還長著一節龍尾。

    那人冷冷的向陸笙兩人看來,隨手將手中的黑衣人扔了過來。仿佛在扔一袋垃圾一般隨意。

    如此挑釁,夏鈺那爆脾氣忍不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——”說著一步踏出。

    陸笙急忙一步踏出跟上,但突然間,怪人一轉身,身形瞬間消失不見。原來在怪人的腳下,竟然有一個傳送陣圖。

    陸笙正想跳進去,卻被夏鈺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他從那邊出來后一定已經毀了陣圖。我們貿然跳進去,必定會被時空亂流卷到別處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東西?”陸笙凝重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他頭上的犄角了么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,不像是人,莫非……他是海中的什么生物?他是海界生靈?”陸笙其實還有一個更加直接的猜測,但卻怎么也不愿意說出口。

    “那是龍角,他身上長的也是龍鱗。他是……海皇!”

    陸笙的心咯噔一下,“海皇……果然是海皇,海皇已經覺醒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實海皇覺醒我早已知悉。”夏鈺深深的一嘆,“若不是海皇覺醒,那十頭千足鬼烏是如何脫困而出的。只是,海皇雖然覺醒,卻因為龍珠落在我們的手中,他就算覺醒神力也不足,這才躲在一邊從不現身。

    看來和老九勾結的,不是夏桀而是海皇。海皇殺老七,老九,現在又殺老二,他目的是要收走九鼎取回龍珠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海皇實力沒有恢復,能趁機將他擊殺么?”

    “大海這么大,上哪去找海皇?再者說,就算實力沒有恢復的神,他也是神啊!”

    身后的禹族接連趕來,看到被丟來的二先生尸體一個個義憤難平,口中咒罵著賊子,混蛋之外,也不斷的搖晃著昏迷不醒的夏時。

    在眾人激烈的搖晃中,夏時悠悠的醒來。睜開眼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身邊的二先生玉身。頓時,瞳孔睜大,臉上的表情瞬間扭曲。

    “爹——”

    夏時抱住玉身哭喊起來,“爹……爹……族長……族長……我爹被害了,我爹被人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把經過原原本本的告訴我。”夏鈺急切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爹最近半年都在監視海界動靜,一年前沒發現十只千足鬼烏逃出已經很自責了。今天,我爹發現一只千足鬼烏在海界外游蕩,我爹就出去與之交戰。

    雖然交戰有些兇險,但還是贏了。等爹進入密境打算關閉傳送陣之時,突然竄出一人對我爹進行偷襲,兩人交手了兩招我爹就被他所害。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身邊想起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。二先生好歹是不老鏡的高手啊,僅僅兩招就被殺了,就算是族長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陸笙眼中精芒閃動,心中卻是在猜測那海皇的修為。似乎……有點弱了。

    身為紅塵仙的陸笙,要偷襲一個不老鏡一招就能擊殺。正面擊殺不敢保證,但偷襲的話基本沒問題。可對方卻用了兩招?這顯然不對勁。

    難道海皇覺醒之后,實力還沒到紅塵仙?

    陸笙低頭看著玉身尸體,頓時眼中疑惑了,“夏族長,尸體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“胸膛處,是被兇手一掌刺穿的,按理說應該會有鮮血溢出,可胸膛處除了破碎的衣服和血肉,竟然沒有血。

    這說明,二先生被殺之時,他體內已無鮮血。而二先生身上又沒有鎮魂釘放血,再者說,方才我們都看到了,是不是凝血神功?”

    “絕對不是,凝血神功不可能這么快,至少需要一刻鐘才能將血吸干煉化。”夏鈺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二先生身上的血呢?”

    “確實難以說通,但如果出手的是海皇的話,倒也不是不可能。”夏鈺凝重的嘆道。

    “確實!”陸笙也認同的點了點頭,“冥皇能創出永恒一族這種吸干人鮮血的種族,海皇要沒點手段也說不通。海皇用什么法子殺人本身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海皇殺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!既然已經確定海皇對禹族動手,而且已經接連給我族造成重創,那么為今之計,禹族當確保海界封印安全。就算我們禹族全族被海皇所害,只要守住封印,海皇終究是輸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長,那我爹的仇……”一旁的夏時頓時急了,怎么聽著兩個紅塵仙人的對話,似乎要放棄報仇啊?這怎么行?

    “夏時!我們與海皇之間不是私仇,而是種族之爭。報得私仇一時爽,但要被私仇蒙蔽了心智而誤了人族的大勢就千不該萬不該了。

    我人族成為眾生之長,萬物之靈,非易事所得。人族能有如今的地位,是十萬年來無數人族先輩用血和犧牲換來的。

    遠的不說,當年人族與異獸之戰,人族幾乎到了絕戶亡種之地步。人族有如今,承載了太多太多,我們禹族不能成為人族的罪人。

    只有了卻了身后事,再談復仇吧。”這番話,說的很深奧,就連已經年過半百的夏時都未必能理解。而一旁的陸笙,卻是理解了。

    心底不由的對夏鈺肅然起敬。

    說實話,一開始陸笙對夏鈺的感官不怎么好,感覺這個老太婆有點不可理喻。但聽了這番話,至少這老太婆在思想覺悟上,甚至比陸笙還高。

    陸笙堅持的信念是本心,懲奸除惡也罷,守護神州甚至守護人界也罷,多有抱著一種我不去做,誰來做?力所能及,傾盡全力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陸笙確信自己應該不會抱著以身殉道,舍生忘死,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信念。而那種拼了命也要拯救天下的想法,陸笙之前還真沒有。

    所以上次在昊天密境,看著軒轅華宇不惜賠上整個軒轅村和自己都要封印無之界,心中升起佩服佩服,卻絕對沒有那種,換了我我也可以的念頭。

    也許是覺悟還不夠高,或者,陸笙是界外之人的緣故。

    現在聽了夏鈺的一番話,心中頓時豁然升起一股豪邁,也明白了夏鈺他們這一類人為什么有這樣無畏的勇氣。

    不僅僅因為理想,也不全是信念。而是,他們身上承載了人族太多的東西。不只是當今世上生存的那五萬萬人族,還有那些為了人族的傳承,為了與外族抗爭而犧牲的先輩所有的努力。

    努力,絕對不只是一代人,一生所為的努力。人族傳承歷史上的那些努力。只要人族最后贏了,活下來了,先輩們的努力就沒有白費。

    夏鈺不僅僅要盡力而為,而是要無論如何都要把人類的未來傳承下去。哪怕賠上一切,哪怕做了這么偉大的事卻被歷史遺忘成為一個無名之輩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這才是禹族守護海界封印四萬年,從不與外界接觸的原因。不是因為宅,而是因為承載了不可承載之重。

    “咦?”陸笙突然發出一聲驚咦,“這個包布誰包的?”

    在二先生的手臂上,有一塊包布,包布上殘留著一些血跡。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,傳給QQ/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福彩中前六个多少钱